详细内容

當超級智能崛起時(shí)……

|冉偉 資本實(shí)驗室創(chuàng )始人

“大雷,你腦子沒(méi)出啥毛病吧?”李春花輕聲問(wèn)道,眼睛里滿(mǎn)是關(guān)切的神色。

“喔,你放心,俺沒(méi)事!上次的事故之后,我的芯片和操作系統都已經(jīng)升級到最新版本啦!”趙大雷面帶微笑地回答,右手還比了一個(gè)勝利的手勢。

這是若干年后兩個(gè)人工智能機器人之間的一次對話(huà)。

看完劉鋒的新著(zhù)《崛起的超級智能: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如何影響科技未來(lái)》,我腦子里總是時(shí)不時(shí)浮現出類(lèi)似上面這種關(guān)于未來(lái)的各種想象。

面對這部橫跨科技、商業(yè)與哲學(xué),縱觀(guān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歷史與未來(lái),學(xué)術(shù)性與趣味性兼具的著(zhù)作,相信你看了也會(huì )激發(fā)出同樣的天馬行空的想象。

需要強調的是,這本書(shū)并非只聚焦于人工智能技術(shù),所提供的思考也遠遠超過(guò)我想象的上述場(chǎng)景?傮w而言,作者以原創(chuàng )的理論和獨特的視角,為整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勾勒出了一副宏大而又精妙的全景圖,也為其描繪出了一條引人入勝的未來(lái)進(jìn)化路線(xiàn)。

大腦——宇宙中最復雜的網(wǎng)絡(luò );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——人類(lèi)最偉大的發(fā)明之一。當我們把兩者放到一起對比,會(huì )發(fā)現整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正在朝著(zhù)與人類(lèi)大腦高度相似的結構進(jìn)化,并逐步形成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。這就是該書(shū)提出的核心理論。

劉鋒: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模型(第五版)

從作者繪制的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模型,我們可以發(fā)現,通過(guò)無(wú)處不在的傳感器,海量的網(wǎng)絡(luò )連接,以及無(wú)處不在的計算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就像人類(lèi)大腦一樣,擁有了“右大腦”(云群體智能)和“左大腦”(云機器智能);并具備了神經(jīng)元網(wǎng)絡(luò ),以及聽(tīng)覺(jué)系統、視覺(jué)系統、感覺(jué)系統和運動(dòng)系統。

這一切都是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逐步形成的。也可以說(shuō),形成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的神奇過(guò)程就是一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發(fā)展史。例如,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的誕生帶來(lái)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“類(lèi)腦神經(jīng)元網(wǎng)絡(luò )”的發(fā)育,光纖與移動(dòng)通訊的發(fā)展推動(dòng)“神經(jīng)纖維”的加速發(fā)育,大數據的爆發(fā)催生出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的智能基礎……在過(guò)去50年中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的每一次重大進(jìn)步,每一次新的連接,每一個(gè)新的應用場(chǎng)景,每一個(gè)新生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巨頭都在無(wú)形中推動(dòng)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的形成。

沒(méi)有人設計,沒(méi)有人指揮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就像一個(gè)生命體一樣悄然進(jìn)化。

從物與物的連接,到人與人、人與物的連接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最終實(shí)現了對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的融合,掌握了從連接到計算,從感知到預測的功能,從而為我們打開(kāi)了一扇通向未來(lái)新世界的大門(mén)。

基于前述的進(jìn)化基礎,從萬(wàn)物連接到萬(wàn)物智能,從智慧城市到智慧社會(huì ),從智慧地球直至智慧宇宙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將伴隨人類(lèi)在太空的拓展而繼續延伸。這就是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持續進(jìn)化的終極方向——“超級智能”。

作者提出的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模型不僅在于給我們提供了觀(guān)察和研究互聯(lián)網(wǎng)歷史與趨勢的一種新視角,同時(shí)也足以為企業(yè)家們提供一份具有決策參考價(jià)值的戰略指南。

在本書(shū)中,作者就特別提出了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如何影響科技企業(yè)命運”的10條規則,例如:“是否順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的發(fā)育趨勢,決定科技企業(yè)的興衰”;“占據互聯(lián)網(wǎng)類(lèi)腦神經(jīng)元網(wǎng)絡(luò )才能獲得最大的競爭優(yōu)勢”,“保持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左右大腦平衡是科技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必經(jīng)之路”……。

總體來(lái)看,那些站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物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潮頭的企業(yè)都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的整個(gè)結構中占據了有利地位,扮演了重要功能,并成為某個(gè)重要的樞紐環(huán)節。從谷歌到Facebook,從淘寶到微信,莫不如此。

當然,這并不是“馬后炮”式的分析;恰恰相反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帶來(lái)了具有前瞻性的觀(guān)察視角。對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這一模型可以成為反觀(guān)和審視自己所處的產(chǎn)業(yè)鏈,分析和判斷自己的優(yōu)劣勢,識別機會(huì )和規避風(fēng)險的一種有效的思考工具。

在過(guò)去幾十年中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初步重塑了人與人的傳統連接方式(如社交媒體),在未來(lái),物與物(如M2M、V2V、V2X)、人與物(如AR、VR、MR)的連接將繼續進(jìn)化,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所具備的聽(tīng)覺(jué)、視覺(jué)、感覺(jué)和運動(dòng)系統也將由此變得更加強大。

基于這一點(diǎn),我們可以輕松地發(fā)現“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”時(shí)代的到來(lái)。農田中的傳感器、奶牛身上的監測儀、工廠(chǎng)里的機器人、城市上空的無(wú)人機、商場(chǎng)里的無(wú)線(xiàn)信標、道路上的智能交通設備,乃至空間站的通訊設備……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將不斷觸及更多以前尚未觸及的世間萬(wàn)物。在此過(guò)程中,5G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將成為新的基礎設施,而這也將為所有的傳統重型產(chǎn)業(yè)提供前所未有的發(fā)展機會(huì )。

正因為此,“信息”才是未來(lái)所有企業(yè)的最大資產(chǎn)。未來(lái)也無(wú)所謂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與新興產(chǎn)業(yè),能否轉型升級、能否形成新的競爭力,取決于你能否緊跟趨勢實(shí)現“進(jìn)化”,能否重建“連接”能力、“信息傳輸”能力、“信號處理”能力。換言之,你需要找到你在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中的清晰定位。

如果從文章開(kāi)頭的想象場(chǎng)景延伸開(kāi)去,我們可以在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腦”的框架之下想象未來(lái)的更多可能性:人類(lèi)能夠更好地監測和管理自己的健康;工廠(chǎng)能夠實(shí)時(shí)地實(shí)現自我維護;城市能夠更精準地預測流行病趨勢與安全風(fēng)險;江河湖泊能夠更快地感知自身被污染的狀況;我們甚至有可能更早地捕捉到來(lái)自地外文明的信號……。

當然,既然是“大腦”,就不可避免地會(huì )“生病”。在這方面,作者也提出了關(guān)于“天網(wǎng)引發(fā)的恐慌”、“機器(AI)能否超越人類(lèi)”的爭議和面臨的難點(diǎn),以及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巨頭日益增長(cháng)的力量可能帶來(lái)的反作用等諸多話(huà)題。

通過(guò)系統化、前瞻性的分析,看到機會(huì ),體察風(fēng)險,我想也是本書(shū)所具有的重要意義之一。

作為一名產(chǎn)業(yè)研究者,我一直覺(jué)得:一個(gè)健全的創(chuàng )新環(huán)境,離不開(kāi)大量的高質(zhì)量原創(chuàng )技術(shù)及其應用成果,也離不開(kāi)大量的高質(zhì)量原創(chuàng )理論的支撐。從后者來(lái)講,劉鋒堪稱(chēng)榜樣。

這是一個(gè)快速進(jìn)化的時(shí)代。從2005年提出“威客”理論,到2012年出版《互聯(lián)網(wǎng)進(jìn)化論》,再到2019年推出《崛起的超級智能》,劉鋒一直筆耕不輟,持續捕捉并向我們展示出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與產(chǎn)業(yè)的進(jìn)化圖景。有趣的是,他的思考也同步保持著(zhù)“進(jìn)化”。這是一件多么快樂(lè )的事情!

作為劉鋒在研究生時(shí)代的老同學(xué)、室友,以及多年的好兄弟,我有幸一直見(jiàn)證他關(guān)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思考的“進(jìn)化”,也有幸從每一次的討論中所獲良多。對這個(gè)腦子里充滿(mǎn)了奇思妙想的家伙,我已經(jīng)等不及他的下一部著(zhù)作。


技术支持: 九江大幸電子商務(wù)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seo seo